首页 > 玉堂春 > 章节目录
第5章 断了念想
    看到小玉兴奋的样子,陌青舞一阵头疼,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向小玉解释了,“去收拾东西吧。”

    “好的,小玉马上就去收拾,谢谢你们送娘娘回来。”小玉说着,还不忘感谢两个抬着陌青舞回来的太监。

    “皇上有旨,陌青舞只许拿三天换洗的衣服,还有,你这个宫女只许留在安享宫,不能跟过去。”太监例行公事的宣读着南宫煜的口谕。

    “娘娘,这是怎么回事?”

    “去拿我的衣服吧。”陌青舞皱了皱眉头,她现在就连说话的力气都要没有了,两片唇已经被咬的全都是口子,贝齿所落之处,一片生疼。

    却疼不过两条腿上传来的巨痛,伤口里的盐水若再不洗干净,她会疼死。

    但是,南宫煜只给了她半个时辰的时间到安享宫取衣服再去御春园,所以,她根本指望不上小玉帮她洗,只能到御春园自己洗了。

    “哦哦,好的。”小玉此时才发觉自己之前的兴奋兴奋的毫无道理,看来陌青舞去御春园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就算南宫煜要宠幸陌青舞,也不可能连宠三天吧。

    南宫煜从来没有专宠过哪个妃子三天的,就连陌青莲都没有。

    南宫煜是一个很懂得节制的君王。

    小玉很快就收拾好了陌青舞要的换洗的衣服,生怕耽误时间的送出来,“娘娘,还需要什么吗?”

    陌青舞转头,目光便落在了不远处的两株小树上,温柔的看着那两株小树,曾记得,那是她和南宫煜一起种下的小树,时过两年,因为乏人打理,也没长多少,“小玉,去把那两棵树掰断吧。”她就用它们来做拐仗。

    既然南宫煜已经忘记了这是他们一起种下的小树,既然他要生生的扯断曾经与她一起的甜蜜,那她又何必的要护着这两株小树长成参天大树呢。

    那一天也许永远也不会到了。

    砍了它,也就断了念想。

    那是她这三天的两条腿。

    “娘娘,你真舍得?”小玉不相信的看着陌青舞,从陌青舞入了这安享宫,她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给安享宫外的这两株小树浇水了。

    她说,那是她的命。

    但是现在,陌青舞要她掰断这两棵小树,这是连命都不想要了吗?

    “掰。”

    “好吧。”听着陌青舞不容质疑的声音,哪怕很虚弱,却依然给人以坚定的力量,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想要听从她的命令。

    小树的枝干细的只有拳头粗细,用力一掰还真的被掰断了,“咔嚓”一声折断的时候,陌青舞只听到了心底里的一声呐喊,她和南宫煜的过往,也断了。

    断在了两株小树上。

    掰下了零星的枝干,放在了担架上,就是她的两根拐仗,旁边就是她换洗的衣服,从陌青莲的安福宫到自己的安享宫,再到南宫煜的御春园,半个时辰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嘭”的一声,担架落下的时候,陌青舞抬首看到了笔力迥劲的‘御春园’三个大字,这是南宫煜的字迹,潇洒而浑厚。

    三天,让她再陪着南宫煜三天,足矣。
首页 > 玉堂春 > 章节目录

关注微信公众号: kywxxs ,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扫码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