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玉堂春 > 章节目录
第6章 你这个荡妇
    黄色的龙床,黄色的帷幄,处处都透着尊贵和高高在上。

    陌青舞手拄着两根用小树的树干做成的拐仗,吃力的走进了南宫煜的寝宫,这是内室,隔壁就是他平常办公的御书房。

    算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走进这里。

    从她入宫,他只宠幸过她一次,却是在昨晚那样的时间和地点,就当着人前,就在墙壁上,不给她半点怜惜。

    抹了一下眼角的温润,陌青舞知道她没时间可浪费。

    南宫煜的早朝通常都是一个时辰左右,再过半个时辰他就下早朝了。

    把自己的东西放在了角落里,她今晚就睡在龙床的一侧。

    玉石的地板,光可鉴人,走在上面很舒服,但是衣着单薄的躺在上面,只怕就是折磨了。

    可是无妨,只要南宫煜就在她身边就好。

    就好了。

    安顿好了自己的东西,去洗水果和准备点心,这些都是南宫煜一会下朝后要食用的食物,再去研墨,拄着树干走路的她难免动作慢了很多。

    “皇上驾到。”她这边还没彻底的准备好,那边,南宫煜已经下了早朝回到御春园了。

    陌青舞低头看着自己的两条腿,就算是要洗去上面的盐水,也只能等南宫煜歇息后了。

    她恭敬的拄着树干站在那里,微垂的眼睑看着自己的鞋尖,还有不住滴落的汗水,脑海里闪过的是那个人的样子,一时间温柔了心神,总会找到的,她已经有了察觉。

    “陌青舞,你这拄的是什么?”身前一暗,一道高大的人影便笼罩住了娇小的陌青舞。

    “啊……”陌青舞这才从恍惚中回神,“是……是树干。”

    “哪里来的树干?”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树干上一片残败的没有彻底摘干净的半片树叶,南宫煜的脑海里莫名的就想起了两年前在安享宫附近种下的那两株小树。

    那是他与陌青莲一起种下的,他曾想让陌青莲住进安享宫,可是陌青莲觉得安享宫距离他的御春园太远便拒绝了,于是,他就把陌青舞安排到了安享宫。

    “安享宫外的两株小树被我掰断了拿来用了。”陌青舞说着这一句的时候,眸光温温的望着南宫煜,多想她这一提起,他就能记起来与自己一起种下的那两棵小树。

    然后,与她同心的帮她找到那个人。

    可是没有。

    南宫煜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一下子扯下了她拄在腋下的树干,“陌青舞,你故意的是不是?你故意的折断了朕和莲儿一起种下的树,你就是见不得朕与莲儿恩爱是不是?”

    没了树干的支撑,两条腿几乎废了的陌青舞根本站立不住,摇摇晃晃的吃惊的看着南宫煜,不明白他刚刚何出此言,那两株小树明明是她与他一起种下的。

    那时,种好了树他还深情款款的对她说,他会与她牵手一辈子,一辈子与她做夫妻。

    可他现在偏说是他与陌青莲种下的。

    这怎么可能呢?

    “不可能,不可能的。”她低喃着,人也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不可能?什么不可能?分明就是你嫉妒朕与莲儿,你这个荡妇,当年朕不得志的时候你就勾搭齐王,现在看朕当上了皇上,你就又想做朕的妃子,陌青舞,你打的一手好算盘呀。”南宫煜越说越气愤,随即抬起一腿,只听“嘭”的一声响,陌青舞的身子就狠狠的被踢到了墙上。
首页 > 玉堂春 > 章节目录

关注微信公众号: kywxxs ,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扫码识别